任平生

cn:任平生
就一写文章的

emmmmm
王大眼
要原图或者单张拍摄私戳我

  08.09
  今天夜叉回寮了,依旧不好好穿衣服。
  还是跟以前一样讨厌,每次都把小生尾巴撸乱,mmp信不信小生一个狂风刃卷突突死你啊。
  还一直按小生的头,按按按按你个头啊,再按小生也比你高。
  这些就算了,居然还从身后抱我,故意咬我脖颈,简直不能忍了
  不过看在你给小生带蓝蛋的分上暂时绕过你吧。。。

鬼使黑日记

08.09
  今天阿爸急吼吼的把弟弟升了四星,推着他就出去打御魂了
  跟弟弟并肩作战是很好,但是老是担心他受伤。
  刚刚我去找他,他问我山兔说我要跟他玩游戏,想问问是什么游戏。
  emmmmm
  mmp
  我尬笑,默默转身走了。
  啧。。。弟弟还小怎么能玩游戏呢。
  woc?我到底在想什么????好罪恶啊啊啊啊啊

鬼使黑日记

 08.07
  阿爸今天给弟弟买了月白套,我很高兴,当然,绝不是因为看起来像情侣装。
  阿爸今天顺手觉醒了跟我弟弟同天出生的狐狸,然后一个激动给所有式神取了名字
  我和我弟弟直接叫黑羽月白,狐狸叫崽,吸血姬叫血色,三尾狐叫三尾
  真的,阿爸你直接用皮肤名称,名字里的一个字,名字删掉一个字为我们命名真的是一点都不俗套,阿爸你真的很胖胖。
  还有,阿爸下次想叫那狐狸二突子你就直接说好吗。
  

鬼使黑日记(终于修改完了)(考虑开个鬼使白日记和妖琴师日记)

 7.14
  我第一天入寮,阿爸看见我乐的都要蹦起来。我起身看看四周,还好,不算很破。
  但是,好像缺点什么。
  真天很害羞,但是依旧和善的跟我问好。蝴蝶精一直蹦来蹦去,不停嘟囔着要给我办欢迎会。童男默默站在一旁,听别人说,他是在等他的妹妹。
  三尾狐拉着我在寮里四处转转,路过墙角时候看见了一只猫,非常不友好,站起来就要抓我。
  三尾狐告诉我,阿爸抽不出姑姑,所以新来的式神都是她和雪女带的。
  啧,亚洲阿爸。
  偏头看见阿爸跟着魔似的摆弄手里碎片,我好奇,便过去瞧了瞧。阿爸见是我,一脸歉意“那个。。。阿爸非。。抽不出来你弟弟,等一等,阿爸肯定给凑出来”然后他就把那个鬼使白的碎片塞到我手里。拍拍我的肩膀,走了。
  我说怎么少了点什么,原来是弟弟
  没事,在他来之前好好提升自己,就可以保护他了。
  07.17
  晴明喝醉了,随手抽符抽出来个童女,一个气急就把童女往神龛里塞,童男再后面叽叽喳喳在后面好久也没拦住,只能眼巴巴看着自己妹妹变成了五御札。
  啧。。。我弟弟出来了,阿爸会不会也这样。
  07.20
  今天阿爸刚刚给我升到四星满,源博雅大人就来找阿爸了。俩人二话没说,颠颠的就跑屋里云雨去了。
  一边的小山兔缩到我旁边扯扯我的衣角问我他俩进屋干什么。
  “。。。他俩。。玩游戏去了”
  “玩什么游戏?”山兔眨巴眼睛看着我。
  “就是,大人玩的游戏。。”
  “这样。。。那,小白哥哥来了,你会跟他玩游戏吗”
  “这。。。”
  07.23
  “崽,加油打觉醒,你觉醒完了,剩下的留着给你弟弟”
  我默默挥动镰刀向对面砍去
  风麒麟,卒。
  紧紧攥着高级的风转轮,耳边传来阿爸的喊声。
  够了。。。弟弟的也够了
  07.26
  雪女带着一众式神去结界吃绵绵冰了,阿爸点了啷当的端着两碗绵绵冰来找我。
  “崽啊,你快升五星了,以后就是寮里顶梁柱了,得帮着真天三尾雪女他们带崽了,寮里没姑姑,你得帮忙啊”
  “我知道”
  “还有,以后在场上也要多照顾弟弟妹妹们知道不”
  “知道”
  “那行,阿爸去找博雅了”
  阿爸满意的点点头,屁颠屁颠给源博雅送绵绵冰去了。
  我呸,还博雅
  你有本事秀恩爱,你有本事秀做/爱啊
  7.30
  阿爸肝好了最后一颗四星白蛋让我吃,然后又从屋里掏出俩蓝蛋递到我手里。
  “乖,麻溜吃了你就五星满了”
  阿爸拍了拍我的肩膀,然后又去找源博雅了。
  我摸摸山兔的脑袋“你说,我弟弟什么才会来。。”
  “应该快了吧,不过等小白哥哥来了你们就可以做游戏了”
  “嗯。。。”
  08.01
  阿爸委派我们去做任务,童男领着阿爸新召唤出来的童女走在前面。童女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,还跑过来跟我撒娇,让我摸摸她的羽毛。
  走到一半,见到另一队人,里面的鬼使黑白有说有笑的并排走。
 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盯着看,也没用很羡慕,只是阿爸突然拍我肩膀我吓到了而已。
  08.02
  今天阿爸激动过来跟我说弟弟还差俩碎片就凑齐了。
  08.03
  弟弟终于来了,不过跟在地府情况一样,他根本不认识我。
  山兔跑过来问我是不是可以跟鬼使白玩游戏了,弟弟疑惑的看着我。然而,我并不知道怎么解释,便把他拉到一边,将觉醒材料给他。
  “为什么要给我”
  “因为。。。嗯。。阿爸说你要赶紧成长好帮他打斗鸡啊”
 
  

妖狐日记(鬼使黑日记正在修改中。。。。)

2017.08.07来寮四天,就被阿爸觉醒,摘掉那个难看极了的面具。
真天和吸血姬似乎有点不满的对小生指指点点。
三尾狐告诉我,是因为阿爸偏爱我,把本是要给真天的觉醒材料给了我。
三尾狐是群里的老人了,我问她,为什么她还没有被觉醒。
三尾狐抬手帮我整理被风吹乱的发丝,而后轻道,那是因为阿爸一直走的是输出,有了我们这些输出高的,其他人便一直在寮里呆着了。
我偏头看着樱花树下那正在抚琴的琴师,他没被觉醒也是因为这个?
琴师抬眸,对上我的眸子,我急忙把头偏开。
他缓步走到我身后,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“恭喜”他对我说。
这是四天来他第一次跟我主动说话。。
小生心怎么跳的那么快。。。呐。。一定是紧张。。

妖狐日记2017.08.03

  2017.08.03小生来寮的第一天,跟着我一起来的,还有一个鬼使白。不过不同的是,我是被抽出来的,他是被凑出来的。
  旁边的鬼使黑见到那鬼使白乐的都不知道自己是鬼使了,一个劲的往上凑,嘘寒问暖的。难道小生长的就不如那鬼使白吗?
  后来阿爸跟我说,那小白是老黑的弟弟。
  妈的,死弟控。
  阿爸激动的带我出去练手,随便找了只小怪,我随手就是一个狂风刃卷。
  突突。。。
  两下。。。
  阿爸的脸僵了。。。
  额。。。阿爸你别气,我重新来。
  而后我又是一个狂风刃卷
 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
  十下。。
  阿爸开始发出狂笑,大喊着类似于,就知道我家妖狐肯定是欧洲狐,我家妖狐最棒,之类的话。
  嗯。。阿爸疯了。。。。
  回到寮里发现了一个跟我声音一模一样的人,三尾狐告诉我,那是妖琴师,因为不大善与人交际,所以寮里的小式神都很怕他。
  啧。。长的这么好看的式神,居然那么凶?
  他抬起头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,而后又低头看着他那把桐木琴。
  啧。。一把破琴。。。有小生好看吗。

鬼使黑日记(一日多更,待与现实日期相同时变为日更)

2017.7.14,我第一天入寮,阿爸看见我乐的都要蹦起来。我起身看看四周,还好,不算很破。
  但是,好像缺点什么。
  真天很害羞,但是依旧和善的跟我问好。蝴蝶精一直蹦来蹦去,不停嘟囔着要给我办欢迎会。童男默默站在一旁,听别人说,他是在等他的妹妹。
  三尾狐拉着我在寮里四处转转,路过墙角时候看见了一只猫,非常不友好,站起来就要抓我。
  三尾狐告诉我,阿爸抽不出姑姑,所以新来的式神都是她和雪女带的。
  啧,亚洲阿爸。
  偏头看见阿爸跟着魔似的摆弄手里碎片,我好奇,便过去瞧了瞧。阿爸见是我,一脸歉意“那个。。。阿爸非。。抽不出来你弟弟,等一等,阿爸肯定给凑出来”然后他就把那个鬼使白的碎片塞到我手里。拍拍我的肩膀,走了。
  我说怎么少了点什么,原来是弟弟
  没事,在他来之前好好提升自己,就可以保护他了
  

一个正经的寮

一个不正经的群宣
阴阳师语c
国际三禁,不禁半白
禁黄豆,图和语音请找管理审
没啥规矩,不审戏

定期给梗写戏,交不交都没事

小白想入语c就敲群主,我尽量能带就带

这里有这么帅一只妖狐不来聊(调)一聊(戏)吗

群号:278497149

最后,不要犹豫,进来浪!!!!

【黑白】黑羽╳月白

#ooc向不喜勿喷
#忠犬妻奴黑╳傲娇别扭白
#骨科兄弟
 
  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,我叫黑羽,阿爸手里最文艺的鬼使黑。
  1
  那天晚上,夜色阴沉沉的,黑羽提着一脸-如果不是打不过你我肯定烧死你,老子不想快下雨的时候出来-的灯笼鬼,盘腿坐在庭院里,抬头看着并不存在的星星。一阵冷风灌进脖领,黑羽缩了缩肩膀。
  阿爸一出去打副本,寮里总冷冷清清的。
  寮里安静的一时间只剩下灯笼鬼拼命点火的声音。
  黑羽眼前划过一道白光,继而耳边传来滚滚雷声。只片刻,淅淅沥沥的雨点便落在黑羽肩上。
  雨,一直没有停的趋势。黑羽抱膝,将头埋在膝间,使雨只落在黑羽背上。
 
   这样等到阿爸回来,应该可以的吧。
  
  “黑羽你再不滚进来,淋雨生病了老子不照顾你。”月白在屋内迟迟等不到黑羽进屋,一开门便看见那二愣子蜷缩成一团在庭院里坐着,忍不住白了一眼。
  “好的好的这就进来!”黑羽一听见月白的声音,扑楞一下站起来,像二哈一样扑过去,灯笼鬼跌落在地,熄了火。
  “我还以为你生气了不让我进来。”黑羽趴在月白背上使劲蹭着,就差生出来一条尾巴在身后狂摆。
  “傻样。”月白噗嗤一声笑出来,而后迅速冷了脸“站起来,我还没原谅你。”
  “那怎么能原谅我啊。。”
  “你猜。。。”
  俩人一言一语的回了屋,全然无视了在地上打滚的灯笼鬼。
  “别闹!快把我拿进屋,我站不起来了!我防御很低的一会儿会死的。。。阿爸。。。你快回来救我。。。”
  然而,并没人理他。
  
  
  2
  淋了好久的雨,果不其然,黑羽病了,而且很严重,非常严重,特别严重,就是那种烧的起不来床的那种。
  黑羽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,恍惚间,好像有什么温热粗糙的东西不停擦拭着自己的脸。黑羽觉得舒服,便下意识握住控制那东西的手,轻轻蹭了蹭。“别走。。。”
  “这家伙。。”月白无奈的叹了口气,看着被那人握着的右手,而后另一只手在黑羽额上摩挲,轻轻安慰着。
  月白一直在床边坐着,看着床上的黑羽睡熟了,小心翼翼的把人握着的右手撤出来,在水盆中重新投了投,端起水盆送到屋外。回到床边,就看见黑羽不安的抓着被单
  “别走。。。”
  “我在,我在,不走”月白右手紧握着黑羽的手,左手抚上那人脸颊。
  病了倒是像个小孩子,月白这般想着,右手握的更紧。
  “啊。。。头好痛。。。”第二天清晨,黑羽单臂支撑着身子,另一只手不由得揉着太阳穴。
  他记着昨天晚上有人坐在床边照顾他来着,好像。。。好像是月白。。
  “醒了?醒了就麻利起来,阿爸在庭院里急着找你,不想错过斗技就赶紧去。”月白从站在黑羽旁边,轻轻捏着他的耳朵拧了几下才放开。
  “诶呦。。。我病才刚好。。”顾不得头疼,黑羽赶紧伸手去揉耳朵。
  果然,那么温柔的月白只有梦里才有啊,贤惠持家什么的根本不存在啊。。。
 
  
  
   3
  黑羽趴在窗边。
  仔细算算,和弟弟离开地府也有一段时间了。
  说起来还挺惊奇的,那个脸黑的跟地皮似的晴明,攒了十连抽,颤颤巍巍的召唤,居然直接召唤出来他们两兄弟,酒鬼茨球,狗子跟妖狐。他记得,当他看见晴明的时候,晴明的脸从地皮黑直接变成欧洲白。
  那天晚上,黑羽听见晴明的房间里传来一阵阵晴明耍酒疯撞击声,而后就发出了一些不可描述的声音。
  那个源博雅好像也在里面。。。嗯。。
  不过欧了一把的晴明并没有改变自己是渣的事实,新抽出来的式神,谈恋爱的谈恋爱,整天喝酒的整天喝酒,喊着支配吾的身体的,也天天的喊。
  至于我,那时候月白还小,我在忙着照顾他。
  话说那时候的月白还真的是可爱,白白软软的,还会扑我怀里叫哥哥,关心我也是别别扭扭的。时间太久了,有点想不起他那时候的样子了,总之,肯定很可爱吧。。。
   “趴窗户边想什么呢,病刚刚好,再生病了我可不照顾你”月白走到黑羽后面轻轻披上件披风。
  黑羽愣了一下,握住人手轻轻用力,将月白拉进怀里。黑羽轻轻将月白散乱的头发撩到人耳后。而后捏过月白下颚,薄唇轻轻向月白的唇角靠近。就在两唇快要相触时,黑羽感觉自己的衣角被拉紧了。偏头看去,月白的手紧紧的捏着黑羽的衣角,轻轻的颤抖。
  黑羽看月白这模样,心中好笑,嘴唇凑到月白耳边轻轻喃呢道“怎么,害羞了?”
  
  月白松开手,在黑羽身上猛推了下才得以脱身。月白起身整理好凌乱的衣服,抬头盯着黑羽的眼眸
  “哥。。。我们。。”
  “终于肯叫我哥哥了?”黑羽轻笑,继而摇摇头“可我不想只把你当弟弟”
            “在一起,好不好。”
  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才不要!!!”
  
 
  4
  自上次告白,月白已经两个月没理黑羽了。
  黑羽几次三番找孟婆,想让她做一份能让月白忘记表白的汤。可每次孟婆都是敲敲黑羽脑壳长叹一声“你这破脑壳是别想开窍了。”然后转身离开。
  非洲晴明问号脸?我哪里不开窍了?
  在经过一系列考虑后黑羽决定找月白好好谈谈,至少,别像现在这么冷冷淡淡的。
  于是,在晴明集合整顿式神的时候,黑羽拉着月白飞快跑走,把哀嚎的晴明甩在身后。
  “那天。。。那个表白。。要不你。。诶不是不是。。。要不。。要不”黑羽支支吾吾的说不清。月白静静看着他,好像听懂了什么,眉头皱了皱,而后猛搂过人脖子,对着人嘴唇使劲吻下去。可能是月白力度太大,牙齿尖装破了黑羽的嘴唇。黑羽舔了舔伤处,腥甜的味道让黑羽一时间愣住了。
  “月。。月白?”
  “蠢。。”月白扑到黑羽肩膀上,像平时黑羽扑他一样。月白伸出舌头舔了舔黑羽的锁骨,而后轻轻啃咬,留下一个微红的印记。
  “有我的印记,就是,我的人了”月白抬起头,笑眼对上黑羽发愣的眸子,而后又使劲搂住黑羽的肩膀。
  “好。。你的人了。。”黑羽回过神来,把头凑到月白颈窝里,闷闷的应道。“你也是我的了”
  再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。
  永远。
  
  〔黑羽:都说了我是很文艺的,你们还不信〕
  〔晴明:你们别秀了成不,快回来整顿,你们一走,吞崽茨崽狗子狐崽也要跑〕
  〔灯笼鬼:阿爸。。。救我。。你还没救我。。。〕
  
  
#祝各位看官食用愉快
#禁二转粘贴复制
#这里薛洋
  
  
  
群宣:阴阳师语c群:
一个正经的寮,群号码:278497149

我这么正经的狐,确定不来聊(调)聊(戏)吗/